新笔趣阁 > 女频频道 > 民国二十六:一枕槐安 > 第七十章 鸡蛋碰石头
  天空中犹如破开一束阴霾的光,这光瞬间分为无数道黑光,随着“轰”的炸裂声破开,唯留下沙土和灰尘不断的飞扬。

  子弹穿透皮肉地撕裂声、手榴弹和炮弹的轰鸣声、无助的呐喊充斥在每个人的耳朵里。

  风和雨最近愈发的频繁,风刮来的时候卷着地上的碎屑,那碎屑可能是子弹壳,也有可能是炸烂的皮肉,风带着怒吼,怒斥着不公。

  古河不爱下雨天,他的哥哥就是在下雨天死的。

  那天自己最喜欢的哥哥被人一刀捅死,他再没了可依赖的人。

  现在想来,他可能也要在这个下雨天,跟着哥哥去了。

  原本可以再拖延下去几天的仗在今天突然被打破。

  松田清野带来最新式的武器,无论是从那一方面来看都比他们现在手上拿的强得多。

  他还带了援兵。

  现在的闵城犹如一座死城,人人都做好了赴黄泉的准备。

  两道挺拔的身影站在一起,其中一个瘦弱些的抽完最后一口烟,纂紧了手中的黑白照片,一双泼墨的眼中死死的盯着照片上的人,仿佛要用眼将照片上的人死死描摹在心中。www.aishangba.org

  “下雨了”

  是啊,又下雨了,雨冲刷着地面上红的刺目的血。

  雨水也变成了血水。

  这雨打着飘,歪歪扭扭下下来,不偏不倚的砸在两人身上。

  眼前的军靴被淋湿了大半。

  张霖将照片重新放回内衣口袋说“抽完就下去吧,兄弟们都在下面等着”

  古河盯着手中的烟看了半晌才开口“好好活着”

  “轰”的一声,犹如一道惊雷劈开天空,炸的人耳朵发鸣。

  一枚炮弹从天而降,带着星火猛然坠落,发出斯拉斯拉的声响。

  这声响一路钻进宅子里。

  田姬一改往日的温柔,冷着脸态度坚决的说道“四妹!你快带着妹妹们走!”

  四妹是个倔脾气,一把将自己的行李丢在地上,眼中闪着泪“我不!二姐!你不走我就不走!”

  “听话!妹妹们还需要你!我在这守着大家就够了!”

  田姬嗓音带着颤动,一丝她自己都不曾发觉的不舍随着嗓音流露出来。

  她…她不能走,她要守着大家,守着闵城,守到死为止。

  “四妹!听话!!!我是不会走的!”

  “来不及了!快些!”田姬一把将地上的行李捡起来胡乱塞在四妹手中,又看了几眼府中的姊妹。

  相处了这么长时间,她早就把她们当作自己的亲人。

  不对!她田姬心中一震,不祥的预感升上来。

  “五妹呢?”

  这一枚炮弹炸死了不少人,空气中不仅有血腥味,还有尸体烧焦的味道。

  古河气的青筋直跳,抄起家伙就要往外走。

  他要帮兄弟们报仇,杀死这帮狗-日的!

  “古河!”

  清脆特别的嗓音打断他的思绪,同时打断了他往外走的步伐。

  只见五妹身穿一身白衣,笑着站在不远处,冲着他招手。

  无数的心急涌上来,古河近乎是跑过去,一把抓住五妹瘦弱的肩膀吼道“你来干什么?!”

  五妹也不恼,笑嘻嘻的回复“我来找你”

  现在是什么关头,他就不信五妹不知道“你来找我干什么?!快滚回去!”

  “我不要!”

  “你现在就是在给我添乱!快滚回去!”

  五妹倔强的抬起头,强忍下眼中的泪吼回去“我都说了我不要!!你们都在帮忙!我也要帮忙!”说完五妹也不再理他,自顾自的就往伤兵身旁走。

  那抹娇小瘦弱的身影刻在古河的眼中,似乎再也抹不去。

  古河犹豫着走近,每一步都鼓足了莫大的勇气“你去后面帮忙,前头太危险”

  鲜血泊泊的涌出来,五妹咬咬唇包扎着伤口,余光看见那一双黑色的军靴。

  军靴转了个方向,她看不见前头,只能看见靴后跟。

  抬脚,一步一步踢踏踢踏的响着。

  “古河!”五妹像是在风中胡乱喊着,一双杏眼婆娑的盯着他“小心些!等你回来!”

  古河捏着枪的手紧了紧,嘴角却忍不住笑。

  好像已经很久没听到有人说等他回来这种话了。

  张霖也拿着枪冲了下去,他身姿矫健,轻轻一跃便冲到前头。

  发出炮弹的是坦克,身形巨大,就像一只巨型蛤蟆,此刻正调整着位置,准备下一批的发射。

  他们现在无异于在用鸡蛋碰石头。

  他亲眼见着一枚炮弹再次砸下,掀起一片沙土巨浪和红色血浪。

  血浪高高翻起,化作血水洒落满地。

  数十人,一瞬间只剩灰烬。

  “狗-日的!操-你奶奶!”张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怒火,举起枪将腿跨在沙包上对着前面一顿扫射。

  面前的人倒下一个又一个,可依然解决不了他的心头之恨。

  他要杀了这帮畜生!

  手举的累了,大颗大颗汗珠顺着后背流淌下来,在伤口上咬的疼,他却连哼都不哼一声,额前的发丝已经已经被汗水湿透,顺着鼻尖往下坠。

  一发一发的子弹宛若流星般快速从眼前划过,刮起呼啸的山风。

  “不行!对面太猛了,我们根本打不过!”古河冲着另一边的张霖吼道“要想办法把那只蛤蟆给炸了!”

  喉头微动,张霖不是不知道要炸了那坦克,可怎么炸?

  怎么炸都不现实。

  除非,除非有人拿着炸药包丢过去,可这意味着那个人必须会死。

  “轰”大地震了震,整片土地像是翻飞起来,砸在人身上。

  一个踉跄,张霖额前滴滴答答的流下一片鲜血,胸口翻涌,喉间一阵血腥味传来。

  强撑着扶住一旁的沙包,张霖呈现半弓着的姿态,呕出一口血。

  眼睫被血压的弯下来,顺着流进眼中,让他黑白分明的眼瞬间变成血红色。

  轰——

  又是一声,张霖才刚刚站稳的身子霎时在空中翻了个滚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  后脑像是被某种锐利的东西狠狠砸上来,浸出红的耀眼的血。

  枪,他的枪呢?

  张霖四处摸索着,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把枪。

  轰——

  入目的是红色,一片红,那红洒的满脸,满眼。

  张霖瞪大了眼睛,眼前站着的兄弟们被炸的四分五裂,而自己正因为是倒在沙包下躲过这一劫。

  张霖拼尽力气大吼着,企图找到那个人“老古!!”

  “老古!!!”

  没有人回应他,回应他的只有子弹的交错声和炮弹声。

  “他在这!”

  一声娇嫩清透的嗓音响起来,一袭白衣于一片红色之中显得刺眼。

  循着声音走过去,只见五妹一把拉起倒在地上的古河,他已经被炸的晕了过去,手和腰出了大片的血。

  来不及煽情,张霖帮着忙拉起古河“先把他送走”

  五妹咬咬牙,仍由眼前这个大高个的男人压在自己身上。

  好重啊!怎么看着瘦瘦的这么沉?

  五妹一路拖着背上的人,边走边摔,摔下又急忙爬起来,这半路下来,膝盖已经染上大片血,顺着小腿流淌下来。

  五妹轻轻拍着古河的手背,安慰的说“快到了,快到了,你再坚持坚持!”

  好累,背不动了,每一步都像在刀尖上走。

  五妹死死的咬着嘴唇,一边说着放弃一边咬着唇继续往前走。

  眼泪终于像崩掉的堤坝,像潮水般涌来,顺着圆润的脸哗啦哗啦的流下来。

  她哽咽又小心翼翼的说道“古河,你,你,你别死,我还有话给你说,你,你别死”

  “你快醒过来,别,别睡了,快点!”

  “我求你,快点,别睡,别睡!”

  身旁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,古河微微睁开双眼,看见眼前这个娇小却坚韧的身影,心中的根终于破土而出,冒出绿嫩的芽“我没死,快送我去包扎”

  五妹吸了吸鼻子,眼里又重新散发出光芒,原本沉重的步子又轻快起来“你再等等,马上,马上就好了!就一会儿”

  笑意从嘴角蔓延开,古河看着身旁这个满脸鼻涕眼泪的五妹心中感动,原本压制住的感情再也控制不住,像洪水猛兽般袭来。

  傻丫头,我不过就是个武夫,哪里用得着你这样舍命相救了?

  还跑去战场上,战场上子弹到处飞,要是打中你,那我——

  那我怎么办?

  “到了!到了!二姐!二姐!!”五妹冲着宅子大喊。

  楼梯口处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,田姬匆忙赶来,见着五妹身旁的古河皱紧眉头,声音尽量克制住保持冷静,一只手帮着把古河从五妹身上分走一半。

  “把他送去病床上”

  才刚刚躺在病床上,宅子的大门就被人拍的劈啪作响。

  接着就是刺耳的喊叫声。

  田姬皱紧眉头问道“怎么了?”

  五妹走到窗边瞟了一眼,面色灰白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他们,他们来了,他们来杀人,来杀人了”

  窗边将楼下的景色看的清清楚楚,只见几十人同时涌入,手中拿着枪和刀,对着外面的病人就是一顿扫射,鲜血飞溅,在灰白的墙沿上洒了一大笔。

  田姬迅速处理好伤口,目光闪烁的看了一眼窗外,犹豫了会,一把将床上的古河拉起来。

  “五妹,跟我来”

  三人快步走到田姬的住处,田姬将衣柜移到门边堵住来人,又快速走回来将衣柜下的地窖打开。

  “快进去!”

由于各种问题xxbiquge.com地址更改为aishangba.org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

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好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。

新笔趣阁为你提供最快的民国二十六:一枕槐安更新,第七十章 鸡蛋碰石头免费阅读。https://www.aishangba.org